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海姬 (暫定)

@地信号鹿
鹿生日快樂!!!對不起我這麼會拖,明明是鹿生日.....可是鹿卻說沒關係...天使啊!(撲

以下正文

————————————————————————————



「西木野醫師,病患血壓開始降低!」一旁的麻醉師盯著儀器,出言告知正在執行手術的醫師。

「嘖...」西木野皺眉盯著血色蒼白的女人,不會讓你死的!

經過一陣子的搶救,情況終於穩定下來「血壓趨於穩定,開始縫合。」直到最後一刻西木野都是親自執刀,沒有轉給一旁的助手。

把沾滿血的手套丟入垃圾桶,刺鼻的血腥味借著消毒水沖淡了不少,西木野換回醫生的純白大衣,交代一旁等待的護士「把她轉至VIP 房,這病人我負責。」護士點頭表示理解,抱著資料匆匆離去。

推開辦公室的門,回到原本她應該在的位置上,環視了被打掃乾淨的辦公桌,西木野一邊碎念著對方還算有點良心,一邊將放在桌上的熱茶一飲而盡。

打算繼續處理文件,手還未觸碰到紙張,門又被打開「真姬!幫你帶吃的來了!」金髮友人晃晃手上的餐盒「小鳥做的哦!」當然也不忘秀恩愛。

「小鳥呢?」默默讚嘆青梅越來越好的手藝,西木野偏頭看向滿臉幸福的友人,眼裡充滿嫌棄「小鳥先去探望海未了哦?不親自確認就不放心呢。」吃一口煎蛋捲,繪里無視火紅眼底的嫌棄「嘛,大概是想第一時間訓話吧」想到青梅總是以他人為優先的個性,繪里苦笑「這次真的太亂來了,一個閃神可是要命的。」收起飯盒,繪里滿足的擦嘴「我要去找小鳥了,真姬要一起嘛?」嚥下最後一口白飯,真姬點點頭。

「繪里醬、小真姬。」小鳥看向來者,點頭打了招呼,便直直盯著真姬。知道小鳥最想要的回答並不是無意義的寒喧,真姬直接切入重點「她沒事,手術很成功,休養一陣子就好。

」聽見真姬的回答,小鳥才放下心中大石。繪里走去將手放在兩人交疊的掌心之上,彎下身吻上亞麻的額「我們也該回去休息了。」小鳥順從地跟著金髮戀人踏出病房,但臨走前還是擔憂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人。

知道人不會那麼快醒,真姬決定先去處理公文。明知道這樣無法吵醒海未,她還是輕手輕腳的關上門。

天藍染成橘黃再變為黑夜,終於處理完公文的真姬舒展身子,拿起病歷便開始巡房。最終來到園田的病房前。原本預想人應該還在昏睡,但當真姬拉開了門,卻看見床上的女人挺直腰桿端坐在床上,烏黑的髮絲溫順的貼在臉側。

月光照在她的面龐卻有著無法言諭的孤寂,孤單的氛圍讓真姬腳步一頓,反手打開牆上的電源開關「醒了怎麼不叫護士?」園田轉向聲音來源,眼睛因為突然的明亮而瞇起,琥珀裡毫無波瀾,如同一灘死水。嘴角勾起另真姬惱怒的弧度「剛醒,妳就進來了。」

瞪了一眼明顯在說謊的深藍,真姬開始做著例行檢查。「一切正常。」在單子上填寫幾個字,真姬再次將視線轉回床上的病人,她依舊挺著腰桿,嘴邊掛著不慍不火的弧度「請問還有什麼事?」

恰到好處的距離、疏離的問候不知道為什麼另西木野覺得煩躁,她將兩人的距離縮短,推著深藍的肩膀要人躺在床上「誰允許妳起來了?」不善的語氣和幾近乎命令的口吻,她自己也有些嚇到,但隨即說服自己這是醫生的職責。

深藍就這麼愣愣的被推倒在床上,不喜歡與人接觸的她意外不討厭紅髮醫生的觸碰,對著面露不善的醫生,她把想起身走走的想法吞回肚子裡,予以一個承諾「好,聽妳的。」

比起女性略低的聲線在耳邊響起,真姬無法克制的紅了耳廓,幸好猖狂的紅髮擋住豔紅的耳朵,「那就這樣,好好休息。」轉身快步離去,低著頭的醫生沒有看見深藍那欲挽留的手。

把手從空氣中收回,海未自己也不明白看見紅髮醫生轉頭離去的那刻心中的失落是怎麼回事,想挽留火紅的意義是如何。她覆上方才醫生手放的位置,感受殘留的餘溫,然後才意識過來自己的舉動,海未羞紅臉,把自身埋進被窩裡。


而關上門的紅髮醫師沒有急著離去,靠在潔白的牆上捂著胸口,平復過快的心跳。等到臉部降溫,她才邁步離開。向小鳥傳達園田已經清醒的訊息 ,真姬慢步走回辦公室脫下象徵醫生的白色大衣,真姬凝視著大衣,最終將頭撇向一旁不願再看向裡面,關上厚重的門扉。

安分好一陣子的園田警官終究還是無法忍受整日呆坐在床上無事可做,翻身下床,園田走到離床有點距離的空地方,將雙手置於地,開始做伏地挺身。突擊巡房的西木野醫生打開門見到不乖乖躺在床上養病的警官,差點失手將病歷表丟在結實的背肌上。

「妳在做什麼?」比平時還要更清冷的嗓音自後方傳來,園田才驚覺醫師來巡房了,還被當場抓包,好糗。自知理虧的海未站起來轉過身子,低著頭不敢對上紅髮醫師的視線。

  真姬走向不敢直視她的深藍,舉起手「我的職責不只是把你從死神那裡搶回來,」 修長的手指滑過臉頰,劃過鎖骨,持續向下,最終停留在受傷的腹部「還負責讓你盡快痊癒。」扭捏的視線終於看向她,警官羞紅了臉也沒說出一句拒絕的話「明白了嗎?」

「明、明白了。」在醫生收回手的同時往後退去,直到大腿抵到床沿,她才停止步伐。紅髮醫生往時鐘的方向望去「中午了呢,一起去吃飯吧?」看似是疑問句卻沒有要讓海未回答的意思,真姬拉著園田的手腕往外走。

「那、那個,西木野醫生?」深藍沒有反抗,只是疑惑的問著,紅髮醫師並沒有走向院內的用餐區,拉著不明所以的海未往停車場前去。「我們要去外面的餐廳。」把警官塞進深紅的跑車裡,真姬坐進駕駛座,開上了高速公路。

拐進小巷,顯眼的跑車停在一間相對不起眼的咖啡廳前面「到了,下車。」真姬解開安全扣,對還在呆愣的海未開口。

紅髮的醫生無視於門口掛著打烊中的牌子,推開透明的門進去。「阿拉,難得看真姬帶著小鳥以外的人呢。」紫髮女人坐在櫃台,碧綠色的眼眸裡流淌笑意,似乎不意外紅髮醫師的到來,並招待兩人入座。

海未環顧四周,店內大多的家具採用木材,木頭原本的顏色搭配上鵝黃色的燈光,給人十分舒適的視覺效果,室內的擺設也讓咖啡廳不顯得擁擠。「點餐就免了吧,給妳們本餐廳的私房菜。」流程性的將菜單置於桌上,紫髮的服務生轉頭進入廚房。

「這是我朋友開的餐廳,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要去哪裡,所以就帶海未來這裡了,我想這裡的氛圍海未應該會喜歡。」手指摩挲著杯子邊緣,略微不安的紫眸看向深藍。海未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我很喜歡哦,這裡。」

服務生端來兩盤精緻的三明治,烤的金黃的麵包搭配著鮮嫩的蔬菜,其他食材則被突出的綠色擋住,但依舊看起來十分可口,被遺忘的飢餓這時才找上海未,但她仍然維持著從小教導的禮儀,細嚼慢嚥的將三明治吞下肚。

飲料在恰到好處的時機送來,紅茶的香氣瞬間充滿鼻腔,茶葉的芬芳環繞著整間咖啡廳。海未不自覺的放鬆自從出事後就一直緊繃的神經將挺直的背脊靠在沙發上,海未這才發覺不知何時開始播放的柔美音樂,閉上眼享受許久不曾感受到的悠閒氣氛,失去意識前,只感覺到頭上溫暖的觸感以及那人在耳邊的低語「祝好夢。」

再次睜開眼看見的不是那抹豔紅,而是醫院潔白的天花板,往一旁望去,金髮的青梅坐在椅子上熟練的削著果皮「醒了?」還未說話就被先塞了一片蘋果「真姬搬不動妳,所以打電話要我來。」語氣悠閒的好似在談論今天的天氣,內容卻是判定深藍以後的作息「小鳥知道海未想要偷偷鍛鍊的事了,所以麻煩真姬不定期查房。」將海未垮下肩膀的舉動收盡眼底,繪里安慰性的拍海未的肩膀,眼裡充滿著同情「這也是為妳好啊!」

而隔天海未完全體認到繪里眼中的同情是怎麼回事,紅髮醫師只要一有空閒便來巡視,若有順路經過海未所在的醫療大樓也會進海未的病房,藍髮的警官甚至覺得醫師進出自己病房的次數比對方的辦公室還要來得多,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醫生不回辦公室嗎?」海未捧著小鳥做的點心,看著理所當然坐在椅子上的醫師「當然,我答應了小鳥嘛。」毫無理由反駁,享用完甜點,海未閱讀著真姬特地帶來的書本,病房內十分安靜,兩人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卻又不顯得尷尬,這是只屬於她們的相處方式。

一個月的休養加上自身良好的體質,海未終於獲准出院。「恭喜出院。」真姬在病房內看著海未整理不多的衣著,接著陪她到院門口等待來接送的友人。「希望以後不會在醫院遇到妳,園田警官。」對於此,海未回以一個苦笑「我會盡力的,西木野醫生。」

海未向轎車走去後,真姬旋身走回醫學大樓,兩人身下的影子交錯一陣,然後又愈離愈遠,最終分離,如同從未有過交錯。

评论 ( 4 )
热度 ( 34 )
  1. 地信号鹿IL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收到生贺文qwq紧紧抱住我的搭档~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