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海姬


(我放棄取名了對不起)

不要問我為什麼隔那麼久,只有當事人可以提出質疑!

——————————————————————————————

「歡迎歸來,園田警官!」一踏入久違的辦公室就受到同事們的熱烈歡迎,慰問品堆放在桌上的角落,堆出了一座小山丘。

「謝謝大家。」在長官適時的踏入辦公室下,海未成功的從眾人的歡迎中艱難的走到自己的位置,處理住院時堆積的公文,度過她原本的日子。只是時不時會想起紅髮醫生,想起兩人一起在病房裡那短暫的午後,想起她們一起去過的那間餐廳,想起那人身上好聞的味道。意識到思緒遠離正軌,藍髮的警官連忙振作,專心的處理眼前的文件。

寧靜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警方接獲報案...

繪姬 偶爾掉換的位置


@WALluka 你再坑我試試看(兇     @Asa

然後不是每個坑我的都能讓我寫文。

以下正文
——————————————————————————————

「繪里,起床了!」真姬走到窗戶旁拉開窗簾,讓陽光照進房間內。正確來說是照在尚未清醒的那個人臉上。

「唔嗯....再一下下.....」翻過身背對陽光,繪里含糊不清的說著,原本罩住全身的被褥因為姿勢的變換而下滑,露出光滑的肩膀。

真姬的視線在那停留了一會兒,隨後坐到床沿撫著燦金柔順的髮絲,「再睡下去就要中午了哦。」下意識的蹭著溫暖的掌心,然後自然的攬住真姬的腰,將人往自己懷裡帶。

繪里...

海姬 (暫定)

@地信号鹿
鹿生日快樂!!!對不起我這麼會拖,明明是鹿生日.....可是鹿卻說沒關係...天使啊!(撲

以下正文

————————————————————————————

「西木野醫師,病患血壓開始降低!」一旁的麻醉師盯著儀器,出言告知正在執行手術的醫師。

「嘖...」西木野皺眉盯著血色蒼白的女人,不會讓你死的!

經過一陣子的搶救,情況終於穩定下來「血壓趨於穩定,開始縫合。」直到最後一刻西木野都是親自執刀,沒有轉給一旁的助手。

把沾滿血的手套丟入垃圾桶,刺鼻的血腥味借著消毒水沖淡了不少,西木野換回醫生的純白大衣,交代一旁等待的護士「把她轉至VIP 房,這病人我負責。」護士點頭表示理...

啊我最近好懶散_(:з」∠)_

所以拜託大家一件事

拜託有點文的來催更我好嗎!拜託!快來催我!無聊沒

事就來!拜託!我真的要鹹魚了!

魚之介大大的圖!

海鳥 配文


首先感謝魚之介大大的同意讓我發文wwww

(然後圖的部分我之後想想怎麼發。)

以下正文

————————————————————————————————

「打擾了,南阿姨。」17歲的園田海未拘謹的站在南家大門外,女主人笑得溫和「快進來吧?」側身讓少女進門,南先讓海未在客廳稍等,不久後便端著茶壺和點心坐在海未身旁。

「抱歉呢,還要麻煩你。」遞上紅茶,南語帶歉意,接過端過來的陶瓷杯,海未沒有急著品嚐「不,能幫上忙是我的榮幸。」

南笑得欣慰「小鳥在樓上午睡,也差不多要醒了。」放下手上的陶杯「那麼,先去換衣服吧?」話語裡的不容拒絕讓海未愣了愣,錯愕的琥珀看向毫無動搖的笑臉「這樣小鳥會比...

海姬 濕透半邊的衣衫

上了大學之後,圖書館是獨立一棟的,通常每間圖書館的外型都不同,相同的只有——附近一定十分空曠。

西木野站在圖書館外面的階梯前,看著眼前的大雨,自己的書包內並沒有雨具,她也沒有朋友可以來接她,思考了許久,她決定再回到圖書館,等待雨變小之後再離去。

豈料她一回身,便撞進一個人的懷裡。真姬急忙往後退,卻因為下雨路面濕滑而重心不穩「小心!」對方環過她的腰,將真姬往自身懷裡拉過,真姬的手無意識的捏住對方腰間的衣服,穩住身體。

「抱、抱歉。」真姬沒有放開抓著對方的手,那人看起來也不怎麼介意。真姬這時才有餘力好好打量面前這個人。

海藍的長髮直瀑而下,琥珀色的眼眸,裡頭平靜沉穩的氣息安撫了火紅躁動不安...

夜梨 重逢


第一次寫,名字好聽但內容完全不是這樣。

有什麼對於夜梨的評筆歡迎留言。

——————————————————————————

茜髮的小女孩坐在河邊的大石頭上,哼著不知名的曲調,兩隻腳晃阿晃的,赤裸的腳踝上還沾著泥巴和青草,但女孩並不介意。

眼前的河川勾起她的興趣,捲起褲管,她嘗試著抓河裡的魚。靈活的魚從她手中的空隙逃脫,她也不怎麼介意,開心的玩了一會兒,衣褲都濕了大半,才滿足的回到草地上。

一個人總是有些無趣,疲累的她躺在大樹下,陽光灑落在葉子上,沒被阻礙的光線閃爍的像金幣。年幼的孩子對此感到欣喜,伸出手,想要抓住,手開開合合,卻一點也沒落入掌心。

女孩很失望,但她的注意力馬上...

海姬 極短篇

 @魔术师的兔子桑 

有沒有甜我不知道啦....反正沒有刀子!


-----------------------------------------------------------------------------


今日µ’s沒有練習,和眾人道別,真姬和海未便拿著書包前往音樂教室。

一開始時,真姬創作的十分順利,靈感源源不絕的湧出,很快的,幾頁空白的樂譜便填上了高低不同的音符。但到了結尾的最後一個章節,真姬卻遲遲無法下筆,與空白的樂譜互看了好一會兒,她離開了鋼琴椅,朝海未走去。

她並沒有坐在海未旁邊,真姬選擇坐到了認真創作的那人身後,看著深藍的...

1 / 3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