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夜梨 重逢


第一次寫,名字好聽但內容完全不是這樣。

有什麼對於夜梨的評筆歡迎留言。

——————————————————————————


茜髮的小女孩坐在河邊的大石頭上,哼著不知名的曲調,兩隻腳晃阿晃的,赤裸的腳踝上還沾著泥巴和青草,但女孩並不介意。

眼前的河川勾起她的興趣,捲起褲管,她嘗試著抓河裡的魚。靈活的魚從她手中的空隙逃脫,她也不怎麼介意,開心的玩了一會兒,衣褲都濕了大半,才滿足的回到草地上。

一個人總是有些無趣,疲累的她躺在大樹下,陽光灑落在葉子上,沒被阻礙的光線閃爍的像金幣。年幼的孩子對此感到欣喜,伸出手,想要抓住,手開開合合,卻一點也沒落入掌心。


女孩很失望,但她的注意力馬上被不遠處的草叢吸引,黑色的糰子在草叢上晃動,臀部也沒有好好的藏在草叢,露了大半在外頭。

金黃對上淡紫,茜髮的女孩在對方眼中讀到驚慌,和一絲與她相同的好奇。她輕手輕腳的走向草叢,並在對方再次抬頭時向她打招呼。

「咦呀!」然而對方像是受驚嚇的貓咪一樣,往後跳一步,驚恐的看著她。女孩抱歉的笑了笑「我叫櫻內梨子,妳呢?」她友善的遞出自己的右手,黑髮的女孩遲疑了一下,還是握住她遞出的手「我是津島善子。」

她們很快的打成一片,在草地上追逐這蝴蝶,兩個人合力地抓起了一隻小魚,看著手裡游來游去的小魚,無法言語的滿足充斥在胸中。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多天,她們爬上樹眺望著遠方,收集漂亮的花朵和果實,用野草編織成草環。直到某一天,善子一如往常的到大樹下與梨子碰面,卻發現對方臉上沒有以往開心的笑容。

「善子....」快哭出來的軟糯嗓音讓善子渾身一震,隨即蹲下來,抱住眼淚快掉下來的梨子「怎麼了?」梨子緊捏著善子的衣袖「我,要搬家了....」善子抓著梨子的肩膀,拉開緊貼在一起的距離「搬、搬家?」在小小的腦袋裡,搬家等於永遠都不會再見面。

「我不想跟善子分開!我想跟善子在一起!」眼淚潰堤,一點一滴的落在草地上,濕潤了土壤,也沾濕了善子的眼眶。

兩個孩子哭了許久,直到善子下定決心般的抬起頭「來找吧!」淡紫的眼眸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唔…?」伸手抹去梨子的淚水「四葉幸運草!」她拉起梨子,往河邊的草地跑去「一起找吧!」

兩個孩子蹲下身,努力的尋找四葉草。找到太陽都染成了橘色,該是回家的時間了,她們卻沒有見到四葉草「呼..呼...真的有四葉草嗎?」梨子偏頭看著同樣喘著氣的善子「當然有!我再去找!」

不安的梨子望著逐漸暗濁的天空,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那是幸運的象徵。

善子走向她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草叢,在裡面的空隙中,她看見了四葉草,如同當時害羞藏到草叢後方的她一樣。


「找到了!」善子興奮的拿著幸運草跑向大樹下的梨子,橘黃的陽光照在梨子的笑容上,被吹起的髮絲隨風搖曳,善子看得有些失神,直到被女孩喚回意識。


「那麼接下來!開始做儀式吧!」不顧茜髮女孩的驚呼,黑髮的孩子搬了一顆石頭到樹下,將四葉草放在上面。「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善子耐心的解釋著步驟,兩個人手忙腳亂的,終於來到最後一步「最後!說出專屬於對方的名稱就完成了!」


「梨梨!」善子將早已想好的暱稱念出口後,便以期待的眼神看著梨子,梨子左思右想,總覺得沒有一個適合眼前的女孩,她想到了那個幸運的象徵「夜羽。」


「是夜醬找到的,當然要收在你那裡。」梨子將四葉草小心翼翼地放在軟嫩的掌心,梨子笑得溫柔。「這是我們重要的信物!不可以弄丟哦!」





多年後,那名躲在樹上不小心壓在她人身上的少女,開啟了她們的重逢。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