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繪姬 真姬是我的!

前面歪掉不是我的錯!都是線線(劃掉

真姬生日快樂!


——————————————————————

「唉。」好累,好煩。
西木野真姬趴在桌上嘆氣。
同個寢室的小鳥似乎是發現新大陸般驚奇的湊向真姬。
「是課業上的煩惱嗎?」
「怎麼可能。」
「那麼是人際關係嗎?」
「朋友要精不要多。」
「那麼是感情上的煩惱嗎?」
「那是什麼意義不明!」比上兩句還要加快的語調顯示小鳥中獎了。

「小真姬居然有喜歡的人啦!」小鳥欣慰的摸摸真姬柔順的頭髮。
「就說沒有了嘛....」撇過頭不看笑得燦爛的青梅,但也沒有阻止對方的動作。
「是誰啊?」把真姬拉到自己床上,小鳥抱著心愛的枕頭,好奇的問著。

「....只是欣賞而已,沒有到喜歡的地步哦!」
「我知道啦,小真姬欣賞的對象是誰?」
看著小鳥閃亮亮的雙眼,根本就是沒有聽進去自己說的話。
「...是絢瀨繪里。」

「原來是繪里!難怪小真姬越來越常往閱覽室跑!都不跟小鳥一起了...」

原本蜜色的雙眼再配上一個眼淚汪汪的神情,就算是從小一直一起的真姬也無法抵擋小鳥的眼淚攻勢。
「就算戀愛也不會不要妳啦!」
「嗚嗚嗚小鳥養了那麼多年的小真姬要跟一個認識不到一年的人跑了 ...」
等等原來在意的是這個?
「都說了是欣賞!」

鬧騰了好一陣子,原本體力就差的真姬倒在小鳥床上,不打算再起身,小鳥見她如此,也跟著躺下順手拉上快落到地上的被子,覆蓋在兩人上。真姬調整了姿勢,讓她們面對面。

「晚安真姬。」

「...小鳥晚安。」兩人相視而笑,一如同她們小時候一起度過的每個夜晚。


今天四人約好一起讀書,小鳥和真姬正在前往約定地點的路上,遠遠的就看見在那裏的深藍和燦金。

「真姬!這裡!」史萊哲林的年級首席興奮地朝著迎面而來的火紅招手,但那人一點也不領情地撇過頭,反倒是一旁的小鳥回應了繪里。

「讓你們久等了,海未。」小鳥挽上海未的手臂,抱歉地說道「我們也剛到不久。」海未羞紅著臉,卻也沒甩開小鳥的手。

真姬默默地看著圍繞在他們身旁的粉紅色氣泡,再撇向一旁神情雀躍卻甚麼也沒做的繪里。疑惑著失望的自己,真姬捲著髮梢將視線轉向蔚藍的天空。


「既然人都到齊了,就走吧?」繪里拉起真姬的手,率先邁開步伐「不要拉著我啦!」雖然這麼說著,真姬也沒有甩開繪里牽著自己的那隻手。

四人嬉笑的走向閱覽室,沒看見身後幾位史萊哲林的學生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閱覽室裡四人的話題環繞著課業,每個人不同的見解能夠看見一個問題不同的層面。

「呼~今天收穫真多啊!」剛沐浴完的小鳥往床上撲去,未乾的秀髮在床上留下水痕「這樣的成效果然不錯。」輕拍小鳥的肩膀意識她坐好,溫柔地擦拭小鳥滴著水的長髮。


舒服的瞇起眼,小鳥享受著青梅的服務「認真的海未也很帥氣...」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的,頭也抵抗不住地心引力地垂下,意識已經逐漸遠離,安穩的倒在青梅懷裡,小鳥闔上雙眼。

看著小鳥,真姬低聲唸了快乾咒,隨後把亞麻安置在自己床上。將毛巾丟入待洗區,繞至室友的床上拿了鵝黃色的抱枕,看著小鳥安穩的睡顏漾著滿足的笑。


想到海未那耿直的個性,想必不會讓小鳥受委屈。這時腦子卻浮現燦金的笑顏,真姬甩甩頭,希望把這樣的想法甩掉,她對於繪里來說只是個不同學院的學妹,最多也只是朋友。她勾起自己也沒發覺、苦澀的弧度。

魔藥學下課鈴響,每位學生都往門口衝去,希望快點逃離這個是非之地。真姬與小鳥被人潮沖散,想要往對方的方向走去,在紛亂的人群裡卻是徒勞。幾位史萊哲林的學生刻意將真姬擠到一旁,接著將她帶到建築物外的隱秘角落。

「妳們...有什麼事?」不悅的瞇起眼,真姬冷漠的看著堵住出口的史萊哲林。

「沒什麼。」看起來似乎是帶頭者的少女說得輕描淡寫「只是教訓妳罷了。」

少女往前一步,真姬就後退一步,並不是沒有反擊的能力,但她不想節外生枝。


為什麼偏偏是史萊哲林的學生!真姬懊惱的皺眉,她不敢去賭護短的年級首席護的是她還是自家的學院生。回想史萊哲林各種護短事蹟,火紅有些頭疼。

這時,少女又再度開口「不過就是個世家的花瓶,憑什麼待在園田學姐和絢瀨學姐身旁?」抽出魔杖,惡毒的咒語閃爍著危險的光芒「看似柔弱的南小鳥實力都在妳之上了吧?」

確實麻煩事都是小鳥解決的,不過這樣就認定自己很弱?這些人的思維也太過簡單了吧?

惡咒劃過,削落了幾絲紅髮,在精緻的臉龐留下血痕「下次,不會射偏了哦?」少女笑得猖狂,光芒又次聚集在魔杖上,這次直直的對準真姬。

真姬握緊衣袍內的魔杖,腦內快速回想課堂上教過的,大範圍的咒語。思考了幾秒,她決定放棄需要時間蓄力的大範圍咒語,先抵銷對方的惡咒,再找時機逃跑。

無聲釋放魔法遮蔽視線,真姬趁機衝出包圍網,但沒走幾步路,過長的袍子就被史萊哲林的少女踩住,火紅重心不穩的向前撲倒。她回過頭,看見的是少女勢在必得的表情。

「去去武器走!」下意識的打掉對方閃爍光芒的魔杖自保,然而這時遠方傳來的聲音讓真姬的臉色瞬間刷白。


「發生了什麼事?」不同於以往的沉穩,溫柔的嗓音裡添加了幾分慌亂,史萊哲林的少女把踩在袍子上的腳收回,得意的看著低下頭的雷文克勞。見到繪里,少女笑得如同吃了糖的孩子,但在真姬眼中只覺得陣陣惡寒。

「絢瀨學姐,其實是....」她上前一步正要解釋著,卻被金髮的年紀首席無視,繪里直接略過她,伸手扶起跌坐在地的真姬。

仔細地拍去真姬衣服上的贓汙,但當她看見抬起頭來的真姬臉上的傷痕之後,便無法保持平靜。繪里將真姬拉近懷裡,手摟上火紅纖細的腰,天藍裡的笑意蕩然無存,只剩下滔天的怒意。

「誰?」冰冷的天藍掃過在場的幾個人,最終定格在帶頭的少女身上「是妳,弄傷真姬的嗎?」緩緩地吐出每一個字,繪里試圖保持冷靜,但很顯然的,沒有效果。

史萊哲林的少女嚇得雙腿顫抖,她沒有料到自己崇拜的學姐居然是護著別的學院的花瓶,更別說怒視著自己!

「她不過是個世家花瓶!」她摔破罐子般的大吼「憑什麼在絢瀨學姐身邊!」然而她得到的回應是落在腳邊的咒語。


「注意妳的用詞,這只是一個警告。」把魔杖收回衣袖,收緊環在真姬腰上的手「我身邊有什麼樣的人,由我自己決定。」冷冽的掃過其他人「西木野真姬也不是花瓶。想必妳們沒有看到年級成績吧?」她回想公佈成績的那個時候,是她第一次見到火紅的時候「真姬是年級第一呢~」

收起笑意,繪里冷淡的說道「沒有任何人能左右我身邊人的去留,除了我自己。」回身向趕來的教授和好友揮手「另外真姬是我的,想欺負她就先做好被報復的準備吧。」


讓妮可處理後續,繪里拉著真姬前往醫務室。靠在牆上看著小鳥為真姬包紮傷口,繪里撇向窗外被矢澤抓回學院繼續教訓的幾位學生,拉了海未的衣袖,用眼神示意海未往外看。

海未記下那幾位學生的長相「我會處理好的。」拉起小鳥向真姬道別便離去,留下兩人獨處。


「抱歉」繪里撫上真姬的臉龐「如果我早點趕到就好了...」蒼藍的眼眸裡充滿著歉意,但明明不是她的錯。

「繪里不用道歉。」搖搖頭,她不覺得這是繪里的錯。「繪里...說的是真的嗎?」

「嗯?什麼?」沒頭沒尾的問句就算是繪里也是一頭霧水。「就是...那個...我、我是妳的....」緋紅染暈了雙頰,聲音也越縮越小聲,手也竄緊了床單。

「唔!」當時順口說出來的話現在才意識到是多麼羞恥的話語「啊...嗯,是的。」繪里尷尬的騷著臉頰「對不起向其他人這麼說,我..」但道歉的話語被真姬急促的打斷「不用道歉!我...很開心...」拉起被子遮住臉,真姬不願被人看見她如此害羞的模樣。

繪里笑得像是得到世界般,眼睛閃耀著光芒「請多指教了,我的真姬。」在火紅的髮上落下一吻,她抱住真姬。然後她驚喜的發現,火紅也環抱住自己「請多指教,繪里。」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