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海姬日常 【我家兔子管很嚴】

抱歉是個取名廢。

海未生日快樂!!

然後就是兔子真的會叫。

以下正文

————————————————————————————

 

夜晚落下的大雨打在紙箱上,隨著乾燥的地方越來越少,小兔子也縮得越來越小。
  
小兔子的毛雖然髒兮兮的,但看得出來很柔順,脖子也有長期戴過項圈的痕跡,那麼牠為什麼還會出現在破舊的紙箱? 牠也不理解。

牠本來在一個待牠很好的主人家中,剛上國中的小主人每天都會跟牠說話、玩耍。

但隨著課業壓力增大,小主人對牠也越來越壞,但牠確信小主人只要挺過這段日子,他們便又會和好如初。
牠一直堅信著,直到牠的項圈被拆下,被小主人親手丟到這條巷子,才明白他們不會有一同歡笑的以後。
覺得委屈的牠縮的更小。

  西木野真姬覺得煩躁,為了甩掉從她下班就尾隨她的陌生人拐了很多小巷。人是甩開了,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出去。

 

發洩般的踢一旁的紙箱,然後她聽見了尖叫聲。她很確定除了自己以外這裡沒有其他人,動手翻開紙箱,在最底層發現了一隻白兔。
 

   白兔身上有很多小擦傷,真姬想要將牠抱起,卻聽到白兔發出的噴氣聲。
   

雖然她主要是負責外科,但兔子這種動物她多少還是了解的,尖叫是害怕、噴氣是覺得收到威脅,自己剛剛踢了紙箱,對白兔的動作也不是不能理解。
「嘛,我不會傷害你的,來吧?」這大概是真姬懂事以來最溫和的語氣吧。


白兔耳朵抖了抖,眼睛直直盯著真姬,似乎看出她眼裡的真誠,最後妥協般的移動到手掌心,紅髮醫生滿意的摩挲著白兔的頸側,左拐右彎的走出巷子回家。


先是把自己和白兔的身子清洗乾淨,小心翼翼的上藥包紮,在冰箱東翻西找勉強找到能給兔子吃的食物,看著把自己臉頰塞的鼓鼓的白兔,真姬勾起一抹笑。


「需要取個名字呢...」滑開螢幕便跳出自家前輩的訊息,單純的來跟自己秀恩愛。真姬盯著照片的背景出神「...就叫海未吧!」滿意的關上螢幕,真姬將圓滾的白兔抱在懷裡看著公文。


等到忙完後已經很晚了,真姬看了溫順的海未,再看看冰冷的客廳,懷裡的溫度戰勝了理智,真姬把海未抱進了臥室。“只是怕牠在外面亂搞!”找到了理由說服自己,真姬側躺著把海未圈在臂彎裡,溫度透過布料傳了過來,她覺得空虛的內心瞬間被填滿「晚安,海未。」  疲累的她很快便進入夢鄉。
「咕咕。」半夢半醒間,她好似聽見海未向她道晚安。



「我回來了!」自從養了海未之後,真姬也漸漸習慣這樣子,很有家的感覺。前幾日忘記喊海未還向她鬧彆扭,哄了好一陣子。


不管她多晚回家,第一個看見的永遠都是海未那嬌小的身影,海未總是縮在牆邊等她回來,讓她回家時能感受到溫度而不是冰冷的空氣,雖然海未是隻兔子。


真姬只要一進入工作模式就不懂得休息             ——來自秀恩愛的前輩


「等等,我快好了。」手肘被海未壓著,雖然不會難受,但這樣打字十分不方便。

安撫似的揉著海未柔滑的毛髮,把牠移回桌上,這樣的動作反覆了幾次,海未似乎明白了這樣無法讓真姬休息,於是牠縮起身子,靜靜等待。


察覺到海未不再壓著自己的手肘,真姬的視線稍稍離開螢幕,她真的很好奇海未平時是怎麼度過一天的。

說時遲那時快,海未一躍而起,撲到真姬臉上,反應不及的真姬只好以面來迎接海未

「嗚噗!」順著力道向後倒去,真姬躺在地板上有些無奈,不顧海未的掙扎將其領起,無法掙脫的海未只好用哀怨的眼神看著真姬。


「唉...我知道了啦!」闔上筆電,真姬領著海未一同進了臥房「我明天排休,所以想趕快解決用一整天陪你,海未真是不領情。」揉揉海未的耳朵,雖然是抱怨但真姬紫眸裡充滿著寵溺

「晚安,海未。」

海未的耳朵動了動

「咕咕。」

END

————————————————————————
後記:

有沒有後續我不知道,大概是有的吧。

再說一次

海未生日快樂!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