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海姬 喜歡

如題是在說喜歡,但不是互相告白的那種,請別被騙進來。

以下正文

————————————————————————————


「砰!」一聲巨響自音樂教室傳出,優美的琴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雜亂無章的音符,如同教室裡那人紛亂的思緒。

「可惡!」煩躁的抓著頭,真姬無法寫下任何樂音,前幾日父親的話語如同惡魔的低語一般不斷在耳邊環繞。  

「只得第二啊?真姬在學習上總是第一呢。鋼琴果然不適合妳,妳看....」真姬父親接過女兒給的獎杯,看過上頭的數字後就擺到一旁的桌子上,不以為然。

「爸爸,我想先回房休息了。」失禮的打斷父親接下來的話語,真姬臉上毫無波瀾,但眼裡的波動還是顯露出她的情緒。


「妳先去休息吧。」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真姬母親,阻斷了丈夫還想繼續說的舉動,讓女兒先回房休息。
沒有再對上父母的目光,真姬低著頭快步從母親身旁離開。


關上房門,眼眶的淚水終究是承受不住地心引力而落下,真姬捂著嘴,盡力不發出聲音。明明是一樣的,付出的努力是相同的,為什麼受到的肯定卻不一樣?

我所喜歡的,是鋼琴啊! 我所沈浸的、只由音符構築的世界,為什麼在他人眼中,在父親眼中,比不上一個冰冷的數字重要?

「真姬,還好嗎?」音樂教室的門被打開,深藍闖進了火紅的世界。自虐的手停下動作,紫羅蘭的眼死死的盯著面前的人。

「...海未?」略微遲疑的呼喚著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得到對方肯定的回應。

「嗯,我在。」手臂環過肩頸,海未看了空白的樂譜和真姬有些慘白的臉色欲言又止,最終教室內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吶,海未」真姬率先打破寧靜「妳在弓道比賽上總是第一嗎?」身後的海未偏頭想了一會兒「以前有次拿過第二名。」然後她想起些什麼,手臂收緊了一些「真姬不滿意這次的成績?」


拍拍手臂示意對方放鬆點「沒有不滿意,但是爸爸似乎不這麼想。」知道真姬心情的心情不同於表面上的淡然,海未將一隻手覆在真姬手背上。

「那時第一次代表出去比賽,內心十分緊張,沒有發揮出實力。但回家後父親大人並沒有責罵我,反而跟我說聲辛苦了,就讓我回去休息。」海未想起那時怕被責罵,故意走得慢的場景,忍不住輕笑。

「但我把那面獎牌放在最顯眼的位置。」真姬驚訝的回過頭,不能明白海未的舉動。

「為什麼?」順著對方雜亂的髮絲「那面獎牌紀錄著我的成長不是嗎?」琥珀堅定的望著紫羅蘭。

「而且我喜歡弓道,並不是它能為我帶來多少的讚賞或獎牌,我只是喜歡弓道這項運動。」

帶領著真姬的手放在琴鍵上「真姬呢?是因為想拿第一所以喜歡還是因為喜歡所以想得第一?」

按下今天所彈奏出的、最美妙的音符,真姬笑著開口「當然是因為喜歡!」




—END

——————————————————————————

後記:

想要寫的有深度一些但似乎是失敗了。

只是想說說喜歡著某件事物但總是因為成績被打槍的心情。

有跟某位大大談過覺得被安慰了心靈quq。

最後感謝閱讀。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