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繪海 妳去吸食別人的血液,我會很困擾的


絢瀨繪里的體溫很低,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當然身為學校學生的海未當然也很清楚。但親身體驗還是第一次。 


她被困在繪里的雙臂之間,背死死的抵在牆上,手也被抓住不能反抗。她們貼得很近,海未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薄荷味和格格不入的血腥味。她試著轉動手腕,卻被抓得更緊「別亂動。」繪里低沉的嗓音落在海未耳旁,流露的氣場讓海未不再嘗試脫離繪里的掌控,等到周圍細微的聲音都消失無蹤,只剩下海未和繪里的呼吸聲後,繪里才稍微拉開了距離,但還是牽制著海未的手。 



「終於走了。」繪里的容顏被帽子遮去了大半,但海未還是借著微弱的月光看見了平時繪里並沒有出現的東西,至少“早上”沒出現。尖銳的獠牙在月光下閃耀,原本清澈的湛藍也染上了鮮紅,意識到這點,血液的味道又重回鼻腔。 


「那個,要不要來我家?」繪里的雙眸第一次直視海未的眼睛「嗯?」不知道為什麼,海未感覺到迫窘「我是說、嗯,妳不是受傷了嗎?我家就在前面,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吧?」繪里沒有回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眼神有些複雜「我是吸血鬼呢。」出乎意料的不是回答房子的問題 



「嗯?我知道啊,很明顯。」然後海未看到對方反而更加疑惑「我可能會咬了妳哦?這樣也無所謂嗎?」繪里說到海未沒有想到的點。 
「啊、好像是呢,那妳會咬我嗎?」金髮吸血鬼沒有回話,將手放在海未額頭上。 



「沒發燒啊,那是沒吃藥囉?」 
「什麼啊!我才沒生病!」 
「剛剛是為了躲才沒咬妳,現在我失血過多又好一陣子沒進食,邀請我去妳家的話,會被吸血哦?」為了強調這點,繪里可以張開了嘴,讓獠牙整個露出來。 



「那就更不能放妳自己一個人了,如果妳亂襲擊人的話我會很困擾的。」示意繪里放開自己的手,海未轉了轉有些紅腫的手腕「吸血的事晚點再說,先去處理傷口。」 


也不等繪里回應,海未拉著對方的袖子轉身往自己的家前進「咦?等、」明明可以甩開海未的手,但手上的溫度另繪里感到留戀,就這麼迷迷糊糊的到了海未家。 


「請先坐著吧,我去準備醫藥箱。」把繪里安置在客廳,海未翻出醫藥箱,確認藥品沒過期之後才走向客廳,然後見到裸著上身的繪里,其實只是把染血的衣物褪去而已,但對海未來說也夠刺激了。 



「破、破廉恥!」看著海未羞紅的臉,繪里不明所以 

「不脫衣服怎麼擦藥?」好像也是…整理好思緒,海未開始幫繪里上藥 

為了方便,海未把頭髮撩到耳後,露出姣好的頸部。這對吸血鬼來說是多大的誘惑!繪里偏過頭,盡力讓視線不落在頸上。海未完全沒察覺到繪里的糾結,專心的幫繪里清理傷口。 



「好了!」擦去額上的薄汗海未對自己的包紮相當滿意,遞過一件乾淨的襯衫,然後才看見一臉複雜的繪里。 
「怎麼了?」傾過身,兩人的距離更加貼近,潔白的頸也更靠近繪里,連忙把海未推開「我會忍不住的。」海未後知後覺的明白自己剛剛的處境似乎很危險?看著隱忍的吸血鬼,海未的心微微泛疼,但她也不知到為何如此。 
「不介意的話,吸我的吧?」 
「咦?」 繪里表示她一定是幻聽了!
「畢竟剛剛沒有注意到是我的不對,妳出去亂咬我也會很困擾,所以…」 


天下居然有這麼好的事情!不但沒有尖叫著要去報警或胡亂攻擊,帶回家還溫柔的包紮現在居然又肯讓自己咬!該不會她對每個人都這樣吧? 
思考到這裡,繪里的臉陰沉下來,這可不行讓給其他吸血鬼呢。 


「如果不願意的話…..」看到繪里陰沉的臉海未以為對方是不願意,正要詢問是否有其他替代食物時話被繪里打斷。 
「怎麼會不願意呢?一開始可能會有點痛,忍著點。」一手將海未的衣服再往下拉一些,一手繞到後方把海未的頭髮撥到一旁。 


繪里溫熱的吐息灑落在海未的皮膚上,敏感的瑟縮了一下「別怕。」換得繪里溫柔的安撫,確認海未一點一點放鬆,繪里才咬下去。 


「唔…!」尖牙刺過皮膚的感覺並不好受,海未竄緊繪里的襯衫,血液被吸走的感覺也很奇特。
刺痛漸漸被一種酥麻的感覺取代,身子漸漸使不上力。等察覺到時,海未已經被繪里抱在懷裡,意識逐漸遠去,在墜入黑暗前,只聽見一句話「謝謝招待。」 



陽光俏皮的跳進海未的房間,落在海未臉上。被陽光喚醒的海未迷糊的睜開眼,適應強烈的陽光後,落入眼中的是一絲絲的金黃。 


海未被繪里抱在懷裡睡了一整晚。繪里似乎沒有吸食很多,除了低血糖造成的頭暈,海未沒有其他不適。 


繪里動了動,收緊手臂,感受到懷裡的溫度滿足笑了。純潔的笑靨正中海未的心,滿臉羞紅的躲進繪里懷裡,暗自希望對方醒來時自己的臉早已回覆正常,殊不知繪里在海未醒來時也醒了。 


「早安,海未。」繪里對著紅著臉的海未,笑得開心。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