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繪鳥

第一次發文呢!好緊張啊啊啊啊啊啊
OOC大概有
怪盜繪x警官鳥
文筆不太行。歡迎吐嘈。
喜歡SG+鳥。


------------------------------------------------------

從展示廳一路追到頂樓,終於看清楚今日要抓的犯人。「站住!怪盜kke !妳被逮捕了!」藏在面具後的金髮隨風飄揚,湛藍的眼眸充滿著笑意「晚上好,南警官~」絲毫不畏懼對方手上、正對著自己的槍,怪盜一步步接近。
  「再、再過來小鳥就要開槍了!」沒有理會警官明顯底氣不足的警告,金髮怪盜依然故我的走到警官面前「開槍吧?即使是我,這種距離也躲不過呢。」捉住那人有些顫抖的手俐落的把槍奪走「槍這種東西,實在是很不適合南警官」把槍放回對方的槍托,金髮怪盜把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警官摟進懷裡,瞇起眼看向頂樓中不起眼的角落「那麼,你還要在那裡躲多久呢?園田小姐。」
     
一個人影從陰影中走出「久仰大名,怪盜小姐。」來人不失禮節,優雅的向兩人打招呼「既然怪盜小姐知道我是誰,那麼也應該清楚我的意圖吧?」收緊摟著南小鳥腰的手,怪盜不慌不忙的回答「當然。園田小姐在道上可是人人皆知。」將怪盜細微的動作收盡眼底,園田稍微沉默了一下,正要開口時,被一通電話打斷「不好意思。」在工作中還能打自己電話的,也只有那一人。

  「看來今天只能這樣了呢,突然有些急事,在下就先告辭了。下次再見了怪盜小姐,南警官。」語畢,那人隨即融入黑夜之中,消失在兩人眼前。
這時從頭到尾沉默的警官緩緩的到唸出那人的名字「園田...是那個殺手園田!?妳被盯上了?」警官緊張的扯著怪盜的領子「最近不要再出來了!她的目標是妳吧?」相較於南小鳥的激動,金髮怪盜十分冷靜,似乎有生命危險的不是她,輕撫懷中那人的鳥毛,示意對方冷靜點「在知道她的目標是我之後,的確打算先安分一陣子。」「那為什麼..?」「我今天是來找你的,南警官。」「呃..?」「園田海未的目標,似乎包含了妳。」「唉?」「不過她都很先探探狀況再決定要不要接,所以還是有不是目標的可能。」「為什麼妳可以那麼冷靜….」絢瀨繪里收緊環住對方腰間的手,下巴抵在那搓標誌性的鳥毛上「…我啊、很擔心南警官呢,比起我自己的安危,第一個擔心的是南警官妳。這是為什麼呢?」蜜色望向天藍,似乎無法理解對方眼裡所透露出的情感。
 
「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吧?」繪里並沒有等小鳥回應,直接跳下高樓。
「唔…」咬牙不發出聲音,小鳥用力的抱住繪里,透過鞋底傳來堅硬的觸感告訴小鳥已經到達地面,但身子已經因為繪里放才的舉動而始不上力。
倒是金髮怪盜似乎一點也不意外警官癱軟在自己懷中,調整姿勢讓對方更好靠在身上,緩慢的走向預先安排的轎車上,並攙扶對方上車。繪里似乎不介意讓小鳥知道自己犯案之後的去向,把人放在前座並幫小鳥系上安全帶。

「接下來我還要處理一些事,妳可以先休息。」輕柔的撥順剛剛被風吹亂的髮絲,繪里安撫性的吻了座位警官的額,紅霞染上雙頰、清晰可見。然後小鳥聽見繪里愉悅的笑聲,正打算不滿的抱怨,但當她對上柔情似水的藍,頓時什麼都說不出口。

沒有察覺到小鳥的異常,繪里關上車門。迅速的穿梭在小巷中,很快的小鳥發現自己認不出自己所在的位置,但本人並不放在心上,本來就打算在對方偷竊時逮捕,藉由這種方式逮捕到絢瀨繪里她也不會開心。
大概是想看到因為無路可逃束手無策放棄掙扎讓自己逮捕而面露不甘神情的繪里,或許才是自己一直佔著負責怪盜案負責人的原因吧。
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小鳥在環繞著安心氣味的車上,聽著繪里挑選過的樂曲,意識逐漸模糊,在失去意識之前,小鳥只感覺到身上覆上了布料以及頭上溫暖的觸感還有繪里溫柔的嗓音。
  「祝好夢。」

评论
热度 ( 7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