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繪鳥

經由視覺錯位,彷彿能觸碰繁星,


但為什麼我卻碰不到眼前的妳?





「繪里,妳有在聽我說話嗎?」西木野真姬對於金髮好友的分神只能嘆氣

「抱歉,真姬能再說一次嗎?」對方的藍眸裡滿是歉意,真姬只得無奈的在重複一次「我說,明天就要跟小鳥見面了,妳有什麼打算?」絢瀨繪里的身體瞬間僵硬,隨後一點一點的放鬆。





「真姬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拿起放置於桌上的酒杯,酒杯內的水波紋顯示著她內心的不平靜。

小鳥是誰?現在世界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南小鳥。

南小鳥和絢瀨繪里是什麼關係?她們曾經是夥伴,而現在是朋友。


那為什麼要這麼緊張?因為絢瀨繪里喜歡南小鳥。



是的,從她們初識的高中一直至今。





太過炎熱的日子她們會適時的休息,所以今天並沒有練習,眾人在社辦裡聊天、放鬆。


「哇!這是這次的服裝嗎!」穗乃果奪去小鳥手中的設計稿,興奮得如同剛拿到新玩具的孩子,拉著同樣活潑的友人一同欣賞「很可愛呢喵!」大方且毫不猶豫的讚美,得到部室裡其他人探究的目光,最終設計稿被傳閱了一次。


「服裝很可愛呢,小鳥果然很厲害。」無視深藍例行對於更改裙長的要求,最後由燦金做結論,將設計稿返還給持有人。「呼呼~謝謝!」收下眾人的讚美,小鳥將設計稿收起,而後站起身「小鳥先去服裝室了哦。」



「希,別玩了。」拉走和元氣二人組胡鬧的副會長「還有公文要處理呢。」繪里拾起書包,跟在亞麻後頭離開部室。服裝室和學生會室差了一層樓,並且是在反方向。

兩人一路無語,這時繪里在心中後悔著方才應該要拉著希一起出來才對。最終在要分開的時候,小鳥才緩緩的說出話語「工作加油哦繪里ちゃん!」金髮的學生會長愣了一下,她原本以為會沉默至分開,沒有想到打破沉默的會是亞麻「嗯,小鳥也是。」目送對方離去,直到拐過彎角,看不見對方的身影,才邁開步伐。


「終於處理好了!」長時間的久坐讓身體有些僵硬,副會長舒展身子,詢問金髮會長接下來的去向「穗乃果說要去買些東西吃,海未和真姬拒絕了,大概是想繼續作曲子吧。」掃過手機上的訊息,卻遲遲沒有看見亞麻的回應「不了,妳們去吧。」繪里低著頭回覆,完全不想對上對方意味深長的笑容。「那麼鎖門就拜託繪里親啦~」對於燦金的反應希也不意外,只是快步的離去。



尚未想好開頭的話語,人卻已經站在服裝室前。

掏出手機,群組的訊息顯示已讀數八。或許是太專心而沒看見訊息?還是發生了什麼事呢?腦內掙扎了許久,金髮會長終究還是敲了門,然而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

用地的將門打開,口中也呼喚著她自初遇之後一直放在心上的名子「小鳥!」,見到的卻不是預想中的、埋首於布料之中的身影。



房間內的少女雙手交叉,趴在桌上熟睡著,亞麻色的長髮溫順的貼合在後背,隨著呼吸頻率輕輕晃動著。原來是睡著了嗎.......

沒有叫起熟睡中的少女,繪里坐在小鳥身旁,觀察起她的睡顏。不管是笑著的、懊惱的又或是有些喪氣表情,只要是南小鳥的一切她都會喜歡,無意識地抬起手想要觸碰手指輕撫過臉頰,向上觸碰到眼角。


「嗚.....」燦金的觸碰令小鳥從夢中轉醒「繪里....?」眼眸中還有睡醒的迷茫,亞麻揉著眼,混沌的腦袋還無法理解金髮會長出現的原因「嗯。」溫柔地幫南把睡亂的瀏海梳整齊「該回家了哦小鳥。」



那是他們距離最近的一次。

------------------------------

後記

想打之前似乎可能有後續的文寫完,但寫了之後還是覺得


算了吧



评论 ( 3 )
热度 ( 9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