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海姬


(我放棄取名了對不起)

不要問我為什麼隔那麼久,只有當事人可以提出質疑!




——————————————————————————————

「歡迎歸來,園田警官!」一踏入久違的辦公室就受到同事們的熱烈歡迎,慰問品堆放在桌上的角落,堆出了一座小山丘。

「謝謝大家。」在長官適時的踏入辦公室下,海未成功的從眾人的歡迎中艱難的走到自己的位置,處理住院時堆積的公文,度過她原本的日子。只是時不時會想起紅髮醫生,想起兩人一起在病房裡那短暫的午後,想起她們一起去過的那間餐廳,想起那人身上好聞的味道。意識到思緒遠離正軌,藍髮的警官連忙振作,專心的處理眼前的文件。



寧靜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警方接獲報案——西木野家的千金被不知名人士綁架。


傳達內容的繪里語音剛落,“啪機”的聲音雖然不大,但確實傳進在場每個人的耳裡,海未手上的筆斷成兩節,臉色也十分難看  。

「知道她人在哪嗎?挾持方是誰?要求是什麼?」海未激動的站起身搶過繪里手上的紙,緊緊盯著希望能看出更多的端倪,可惜上面什麼都沒有寫。

惱怒的塞回繪里懷中,海未轉身坐回辦公椅上,調出醫院附近的監視器畫面,開始追查。眾人看著起伏如此大的海未,同時轉向同樣呆愣的繪里,雖然想不到為何自己的青梅反應如此激烈,繪里還是很快的壓住自己外露的表情,指揮著其他人回歸崗位。


煩躁的抓著前額的碎髮,琥珀的眸色早已無先前的毫無波瀾,各種的複雜情緒混雜在雙瞳之中。


同組的花陽立刻發現詭異的車輛進出醫院的停車場「這輛黑色轎車在入場不到五分鐘內就離開了,而且和西木野小姐的下班時間是吻合的。」花陽謹慎的說出自己的解析,說完後還小心翼翼的偷瞄海未。


「麻煩妳幫我查查那輛車是誰的,我去追查之後的路線。」海未捏了鼻翼,追查有了方向就好辦多了。

「嘖。」夜已至深,整層樓只剩海未的桌燈還亮著,把醫院附近的監視器畫面一一過濾,但西木野綜合醫院位於市區,車子流量大,不易找出車子之後的動向。

追查途中海未總會想到西木野真姬,想到她的一顰一笑,想到她的面容想起與她說過的每一句話。海未揉揉酸澀的雙眼,想將注意力轉回螢幕上,但最終抵不過倦意,趴在桌上睡著了。

迷糊的從桌上抬起,眼底還有剛睡醒的迷濛,海未是被香氣喚醒的,昨晚未進食的肚子在和自己抗議,海未找尋香氣來源,最終定格在金髮好友的方向,而繪里也察覺了海未的視線,拿起早上多做一份的餐點,放在海未桌上「多做一份的,好好照顧自己吧,我可不希望又要去醫院探望妳。」輕拍海未的頭,繪里轉而走去組長辦公室。

「嗯....」海未本能的咀嚼送入嘴中的食物,縱使香氣四溢,她也無心品嚐其中的美好滋味,海未明白自己對於西木野真姬被綁架有點反應過度,但她確實有一剎那間憤怒大過於擔心,但她卻不明白自己在氣憤什麼,不明瞭的情緒在胸中翻騰,她卻不會應對。


「海未還好嗎?」視線雖然一直沒有離開文件上,但繪里知道對方是在對自己說話「似乎在困惑著什麼,但我想那不是我們能插手的。」掃過有些凌亂的辦公桌,最後停在留有西木野字樣的紙張上「於公於私,我們都要她平安。」順手拿走薄紙,身為長官的小鳥沒有阻止繪里的舉動「那是當然。」



由於被綁架的人身份非同小可,警方投入的人力比以往多,搜查速度也更快速。當小泉花陽拿著確認嫌犯藏匿地點的情報踏入辦公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寧願跟綁匪拼命也不要在待在充滿園田低氣壓的辦公室內。



在攻堅的前一天,海未被上司強制放假,明白明天重要性的海未當然沒有推辭,久違的放任自己睡到接近中午補足近日的睡眠不足,隨意拿過一件外衫便外出去吃午飯。

開著車子在市區四處晃晃,卻沒有一間餐廳讓她想停下車,最終她決定去真姬介紹的那家咖啡廳用餐,依照記憶中的路線前往,在經過一陣子的迷路之後海未終於找到那家店,和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門口掛著打烊中的牌子,海未躊躇的站在門前,不敢像紅髮醫生一樣直接進入店內。


在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門被悄悄的打開了,鈴鐺的聲響傳入耳內,海未訝異的抬起頭,眼簾內是一樣的深紫「進來吧?」依舊是同樣的位置同樣的餐點,但海未卻開心不起來,因為身旁沒有紅色的身影。



「園田桑似乎有煩惱的事情?」紫髮的女人雙掌相疊頂著下巴,碧綠的眼眸是從所未有的認真。海未點頭,卻也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而對方也不強求,從懷中拿出塔羅牌「那要不要試試呢?塔羅牌?」將塔羅牌放在桌上,似乎已經認定海未會同意一般。最終海未經過幾分掙扎,還是同意了紫髮的服務生。


藍髮警官其實記不清楚服務生所有的解釋以及牌位的意義,但她確實聽見她這陣子最想聽見的話語「真姬會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她慎重的向對方道謝後並沒有直接回家,反而開往訓練場的方向,為了明天調整自己的狀態。


隔天警方以嫌犯所在的廢棄大樓為中心佈下包圍網防止漏網之魚逃脫,攻堅部隊在不遠處整裝準備進入大樓。海未和一旁全副武裝的同僚相比顯得單薄,她並沒有穿上防彈背心,拿著手槍,腰帶上幾個替換彈夾被放進小包包裡面,而以及一些急救用品。


海未在小鳥還未下達攻堅指令之前先讓大家各自分散接近大樓,而在通訊車裡面的小鳥和花陽確認通訊正常之後便下達指令。只不過當她準備和繪里討論突發狀況所採取的逃生路線時,卻發現一件防彈背心好好的放置在剛才海未集合的地方,她詢問一旁路過的警員,得知了那是誰遺落下來的之後,便開始要搶下絢瀨耳上的對講機。



海未依照花陽給的建築圖迅速的在廢氣大樓裡穿梭,「海未,妳聽得見嗎?」藍髮警官無聲迅˙速的穿梭在走廊之中「嗯。」海未在辦公事的時候是不多話的,繪里得到回應便直接往下說「穗乃果她們會引開大部分的火力,」語音剛落,正門的方向變傳來爆炸聲響,「然後花陽已經入侵了監視系統,她會引導妳找到西木野。」她頓了頓,也些遲疑,聲音也轉小「....小鳥發現妳沒穿防彈衣了。」園田海未身體一僵,但聲音依舊平穩「我知道了。」

直到花陽開口前,兩人沒有任何言語。「園田桑請在下一個交叉口右轉上樓。」花陽透過監視器畫面向海未指示著方向,並向繪里報告西木野真姬所在處的現況。


紅髮女人坐在椅子上,雙手被反綁在椅後,雙腳個被固定在椅子前的隻角上,眼睛被黑布蒙起,衣服有被拉扯過的跡象,衣著稱得上完好。西木野頭微低,沒有任何動作,無法得知更多。「房內一人,門外兩人。西木野意識昏迷,速戰速決。」繪里簡單明瞭的向海未下達指令。



沒有描述西木野的狀況讓花陽有些疑惑,但當下什麼也沒說,繼續引導海未來到西木野所在的樓層。「好奇嗎?為什麼我不提及西木野的狀況。」繪里視線並沒有落在花陽身上,而是盯著穗乃果的監視影像。


「海未得知人被綁架心情起伏就如此大,如果我現在跟她說,那麼她必定會不顧一切的橫衝直撞。」讓凜帶人去另一邊包圍門口的敵人,繪里聲音平淡「我會以我方人員的安全為優先,無論人質是不是那人所在意的。」



花陽沒有馬上給予回應,帶領海未到最後一個轉彎處,花陽才轉過身看著繪里「絢瀨桑很溫柔呢。」蔚藍的眼眸看向外面指揮眾人的亞麻「也許是吧。」


依照花陽的指示拐過這個彎就會看見兩個拿槍的人,一左一右,手持步槍,但似乎認為警方不可能到達這裡,兩人很放鬆的在聊天。裝上消音器,海未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靜下來,隨即轉出轉角,腳下用力一蹬,往兩名守衛衝去。


扣了兩次版機,左邊的人被打中手臂,而右邊的人被擊中大腿,在他們哀號的同時海未迅速接近兩人,將彎著腰的人順勢摔向左方那人,兩人跌撞在一起,撞擊力道之大讓墊背的人直接暈了過去,槍托準確的打在後頸,放到兩人之後海未轉開門把。




猖狂的紅髮映入眼簾,但見到她的模樣,怒意止不住的翻騰,金眸裡藏不住的怒意和冰冷掃向衝過來攻擊的人,海未側身閃過揮舞的刀子,一拳直接打上腹部,那人發出痛苦的低鳴,海未卻彷彿恍若未聞,半個回身之後肘擊,打斷了鼻樑。正要繼續攻擊的時候,西木野微弱的嗚呼喚回園田海未的理智。


理智被喚回,當務之急是幫西木野鬆綁而不是繼續攻擊倒地不起的惡人。


先取下眼罩重新讓她接觸光明,接著是被綑住的手腳,許久未見光明的雙眼承受來自光線的刺激,西木野睜不開眼,生理的淚水積蓄在眼眶,乾渴的喉嚨發不出聲音,被迫固定在同一個姿勢的身體僵硬得生疼,她無法確認身後的人是來救她的或是要轉移陣地而暫時鬆綁,混沌的大腦丟出一個攻擊的指示,然而真姬卻無法好好控制手腳。


鬆開的手無力的垂下,海未繞至前方解開腳的束縛,經過真姬身旁所留下的清香讓真姬放鬆了警戒,習慣光線之後她睜開眼,預料之中的深藍。

她張開嘴想要說話,想要呼喚她,奈何乾渴的喉嚨無法拼出完整的句子,海未聽見她試圖發出的聲音,專注於解開束縛的警官抬起頭,原本在眸中的狂暴已經平息,琥珀裡一片平靜,藤紫裡的不安莫名的被撫平。


「站得起來嗎?」海未看著紅髮醫生點點頭,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虛弱的抬起腳踏出一步,使不上力的腿讓她失了平衡,在和地板親密接觸前腰被摟住「不要勉強了,真姬。」海未皺起眉,對於真姬的逞強很不滿,而真姬對於海未直接呼喚她的名字有些驚訝,但似乎還參雜了些高興的情緒。


微微蹲下身,手臂來到真姬腳後,施力將人抱起「嘿咻。」驚慌的紅髮醫生下意識的環住警官的肩頸「真姬比想像中的輕呢。」海未的輕笑換得西木野惱羞的拍打。


她們繞著原路回去,在出大樓前敵不過真姬想要自己走出去的念頭,真姬勾著海未的肩,腰被摟住,自己的身體大部分都是身旁那人支撐著的,兩人緩慢的走回警方暫時的據點。

救護車早在一旁等待,攙扶著真姬上車,海未自己也進到救護車裡,繪里見兩人都平安無事,對著前線的穗乃果下達指令「人質平安救出,開始進攻。」


救護車帶她們遠離槍械的吵鬧聲「園田警官不待在那裡沒關係嗎?」真姬坐在擔架上,看著跟上來的藍髮警官「嗯,真姬比較重要。」語氣輕描淡寫,好似在說著理所當然的事情。


紅髮醫生羞紅了臉,手指下意識的捲著髮尾,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的她默默的看著車上的醫療用具,打破沉默的依然是藍髮警官。


「每次遇見真姬的時候,心臟都跳得飛快」藤紫驚訝的看著深藍,但海未沒有轉過來面向她,「每次都很期待拉開門的是真姬,希望真姬能夠待久一點。」藍髮警官握緊褲管希望緩解心理的緊張,「真姬失蹤之後,很多從沒有過的情緒湧上,雖然還不能分辨那些情緒,但是我很確定真姬和其他人不一樣。」



深藍終於回過身,琥珀色的眼眸毫不迴避的看著真姬「所以,我們可以做朋友嗎?」通紅的耳根顯示著她的緊張,但真姬此時只能佩服藍髮警官的遲鈍,看著閃爍著期待的金眸,她無法說出除了答應之外的任何話語。

嘛,先從朋友開始也不錯吧?


——————————————————————————

什麼都不要問,我先去自殺。
@地信号鹿

遲了很久的(跪

(所以我可以反推了嗎)

评论 ( 28 )
热度 ( 23 )

© 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