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繁體字注意。

繪姬 偶爾掉換的位置


@WALluka 你再坑我試試看(兇     @Asa

然後不是每個坑我的都能讓我寫文。

以下正文
——————————————————————————————


「繪里,起床了!」真姬走到窗戶旁拉開窗簾,讓陽光照進房間內。正確來說是照在尚未清醒的那個人臉上。



「唔嗯....再一下下.....」翻過身背對陽光,繪里含糊不清的說著,原本罩住全身的被褥因為姿勢的變換而下滑,露出光滑的肩膀。


真姬的視線在那停留了一會兒,隨後坐到床沿撫著燦金柔順的髮絲,「再睡下去就要中午了哦。」下意識的蹭著溫暖的掌心,然後自然的攬住真姬的腰,將人往自己懷裡帶。

繪里撒嬌的將臉埋在真姬的肚子上,而火紅只是笑得寵溺,她捏了捏繪里軟軟的臉頰「好了,起來了。」




確認戀人已經完全清醒之後,真姬從衣櫃裡挑了衣服給繪里,燦金卻沒有接過的打算,湛藍的眼眸盯著火紅,眼裡的期待不言而喻。真姬沉默了幾秒,最終妥協般的替戀人更衣。



當然更衣期間的偷親是少不了的,在害羞的戀人炸毛之前在額上落下一吻後,繪里便迅速的溜向浴室漱洗,留下滿臉通紅的真姬呆站在房裡。



待繪里打理好自己後,飢餓的肚子將她帶到真姬目前所在的位置,而桌上放的是真姬為自己做的三明治,這對自從同居之後下廚次數少的一隻手都能數得出來的真姬來說,應該也是個挑戰。



廚房沒有同真姬第一次下廚時凌亂,幾個在烹調時用過的廚具放在洗手槽。真姬把三明治推向繪里,並為她倒了一杯牛奶,完成了這些動作的真姬,卻發現繪里傻愣愣的看著她,而桌上的三明治並沒有被動過。



她笑得寵溺,輕捏繪里的鼻子「我也還是會做飯的哦?再不吃就涼掉了。」真姬的力道雖然不大,但繪里依然反射性的捂著鼻子「啊、嗯。」


一口接一口吃著真姬做的三明治,沒有比吃著戀人親手做的食物還要幸福的事情了!就算有也一定是因為和眼前的戀人一起!



在繪里吃三明治的時候真姬並沒有離去,而是坐到了繪里對面,看著繪里慢慢將食物吞下肚,將繪里滿足的笑容收盡眼底。




今天沒有安排任何行程,吃飽後的繪里坐在地毯上將真姬摟入懷裡,下巴靠在真姬肩上,臉埋入髮絲中,鼻息之間充滿著戀人的味道讓她覺得心安,也很幸福。



被抱住的火紅反手撫上燦金的後腦,指尖順著那人尚未綁起的長髮來到後頸,感到些許痲癢的燦金微微抬起臉,湛藍對上了藤紫。



微微施力往下一拉,繪里也順著真姬的力道低下頭,唇辦毫無阻礙的貼上。蜻蜓點水般的吻,真姬主動的蹭著繪里的鼻尖,隨後兩人默契般的偏過頭,雙唇再次貼合。真姬閉上眼,感受身後那人的掠奪,舌尖撬開閉合的大門,橫掃過齒列之後找到躲藏的柔軟與之交纏。





原本摟著腰的雙手不安分的竄入衣內並向上前行,隔著內衣揉捏胸前的柔軟,真姬的呼吸變得混亂,繪里停止口中的掠奪,分開的雙唇還牽著些許銀絲,真姬癱軟在繪里懷中,一隻手將真姬的衣服撩起,而懷中的人沒有絲毫反抗。




繪里笑得燦爛,她知道那是戀人的默許。



「吶,我們回房間吧?」燦金並沒有等待真姬的回答就將人橫抱起來,往兩人的房裡走去。「....嗯。」雙手緊環住繪里的脖頸,真姬低低的回應繪里的問句,似乎覺得用手關門很費時間,繪里後腳一勾,門便用力的闔上。




陽光再次灑落在潔白的床上,昨日尚未被拉起的窗簾並沒有好好發揮作用,繪里勉強睜開眼,湛藍的瞳還有剛睡醒的迷濛,「唔嗯....」真姬也感受到陽光的刺眼,往繪里懷中縮了縮,把戀人摟的更緊,繪里笑了笑「早安,真姬。」


————————————————————————————

我努力更新......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IL | Powered by LOFTER